當前位置 → 藝苑奇葩 → 新聞詳情


再宿雞鳴三省

鎮雄新聞網    2019-02-18 16:08    羅勇

羅勇

不知何年何月,或許是突然而至的陣痛,大地的某塊腹肌被瞬間撕裂。這條“人”形的傷口,世人稱之為峽谷。

若干年后的春天里,在縷縷朝陽的照耀下,大峽谷從濕潤的空氣中蘇醒:山峰高聳,桃紅柳綠、屋舍炊煙散落其間;谷底幽深,來自云南的赤水河、貴州的渭河在此交匯,當地人稱其為“三岔河”。波濤洶涌的河,由此奔向四川,并入長江,匯入向更加遙遠的大海。

在日復一日的濤聲中,舊時光的影子被流水沖刷得支離破碎,日漸式微。在年年歲歲的輪回中,大峽谷的年輪被雕刻在陡崖峭壁,日漸深邃。在新朝舊代的更替中,塵世間的變遷被記錄于簡牘錦帛,越發清晰。

斗轉星移、時光不老,花開花落、人間滄桑。在大峽谷漸漸老去的記憶中,有一截特別的片段,常常被人提起,或載于文獻,或重現熒幕,或刻成唱片。那一年,一支胸懷天下的隊伍,突破重重困難,擊退追兵阻敵,在這里涉水而過、沿岸而歇、據險而戰、英勇前行。那一刻,高山目送、峽谷蔽形、河流隱聲。他們沿途留下的點點星星之火,以燎原之勢成燃遍鎮雄大地、大江南北,成為世人津津樂道的紅色史詩。

第一次走近這個大峽谷,大約在十年前。彼時,我站在云南鎮雄最東邊村落的一塊巖石上,欣賞著左邊的四川云海,掃視著前方的貴州大山,聽家住坡頭鎮德隆村的老同學,描述“雞鳴三省”的前生今世。

事實上,老同學很忙,三言兩語的大致介紹,遠沒有后來我描繪的生動。并非此君缺乏誠意,作為新郎官,除了陪我們聊聊天,他還要招呼更多的客人,冷落我以及同行的幾位同學,實屬正常。

沒人陪伴,何不用腳去丈量大峽谷的幽深?沒人解說,何不用眼去欣賞大峽谷的壯美?沒人抒情,何不用心去感受大峽谷的神奇?遺憾的是,時值冬天,云遮霧繞的雞鳴三省大峽谷,猶如少女輕紗蔽臉,輕易不肯露其芳容。加之山路崎嶇、泥濘難行,遠道而來的我等幾人,居然沒有徒步探險的勇氣,只是擠坐在一間熱鬧的小房間里,聽嗩吶聲聲、看人間喜事。

當晚,我們就在新郎官家住下了。時隔多年,我依然記得第一次夜宿“雞鳴三省”的情景。那晚,老同學家的遠客較多,床位緊張,根本沒空床能同時容納幾具疲憊的身軀。去主人安排的農戶家睡吧,看見黑燈瞎火、山路泥濘,大家都不愿離開面前溫暖的火爐,決定圍爐而坐等天亮。在那個特別的鄉村之夜,我們幾人或玩玩撲克,或胡吹海侃,或枯坐發呆,或清醒或迷糊地感受黑夜的流逝。實在困得睜不開眼,靠在椅子上迷糊一會兒。被什么聲音驚醒了,又強打精神繼續耗時間。

不等公雞開嗓叫醒三省的夢中人,我們早就離開溫暖的房間。抹臉、吃飯、告別,似乎我們的返程有些匆忙。如果再不走,能不能在天黑之前各回各家,都是一個未知數。糟糕的路況,限制了幾位青年人游山玩水的興致。

有些遺憾是可以彌補的。赫拉克利特說的沒錯,“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”。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,一次次的到訪或留宿,讓我欣賞到“雞鳴三省”不同往時的魅力。有時,如鉛筆畫般朦朧;有時,似水彩畫般秀麗;有時,像水墨畫般素雅……

多數時候,剛進入德隆村地界,目光所至,群山連綿、其色如黛,云霧繚繞、悄然流淌,綠樹紅花、點綴其間,恍若蓬萊仙境。連綿起伏的山峰,似一支隊伍恭迎肅立,接受來自高處的檢閱。那一瞬間,我成為不茍言笑的將軍,坐擁百萬雄兵,運籌帷幄、決勝千里。

最近一次夜宿“雞鳴三省”,已是十年后的當下。這是一次文藝采風活動,一場與春天親密接觸、感受新時代脈搏的行走。

那一夜,我沒去組織方安排的住宿地點,而是再次留宿那位老同學家。春雨淅淅瀝瀝,路燈亮得耀眼,老同學的越野車沿著柏油路一路向前,將一棟棟白墻青瓦的嶄新民居留在車后,而我,自然沒了當年路難行的顧慮。臨近他家時,有一小段緩坡路正在改造,剛聽見油門短暫的轟鳴,越野車就穩穩地停在一棟樓房前。

老同學的家人都去了縣城,寬敞明亮的房間尤為安靜。那一夜,在淡雅的白熾燈光下,兩個男人喝茶敘舊、分享人生,一個有關幸運的故事就此展開。

故事的細節不用贅述。無非是在老家教書的老同學突患重病,四天后才在昆明的大醫院蘇醒。無非是僥幸從鬼門關回來的虛弱之軀,休養近一年才恢復得漸如常人。無非是這場突如其來的大病的確嚴重,蘇醒后變癡傻的可能性占七成。

撿回生命的老同學,一度看輕了人間的生離死別。僥幸活下來,為何不及時行樂?重生之后的老同學,最終明白了自身存在的價值,活著就得有責任與擔當!振作起來的老同學,決定讓每天都變得更有意義,活著就要過上美好生活。

裝修房屋、植樹種花、美化院壩,只為將自家樓房改造成別致的農家小院,待連通云南、四川的雞鳴三省大橋修通后,讓前往當地游玩的八方客人,體驗一回正宗的農家樂。這并非心血來潮,事實上,發展農家樂,老同學已經走在不少當地人的后面。不過,眼看日漸火起來的雞鳴三省旅游,他對今后的前景很有信心。

這一夜的促膝長談,改變我的,不只是對人對事的看法。這一夜的獨居一室,驚醒我的,不再是塵世的紛紛擾擾。這一夜,夢里不知身是客,沉沉酣睡到天明。

一覺醒來,窗外,雨聲依舊滴答。推開房門,青山、白霧、綠樹、紅花、白墻、灰徑,在眼前鋪陳為一幅優美的鄉村山水畫,讓人恍若置身桃源。再深吸一口夾雜著泥土味、花香味、草木味的空氣,不免讓我懷疑,這那是一個浮躁的人間?

這就是一方凈土,一塊蕩滌心靈的世外秘境。

這還是一方熱土,一個日新月異的人間樂園。

責編:羅 勇 審核:陳 鑫
縣內新聞:

媒體鎮雄:

專題報道:

精选24码期期中